画家以疏逸纵姿的笔法

  

  

  

  人当物画,物当人画。这是水彩大师王肇民教授的一句名言。他的水彩静物画,虽大多以最常见的花果为题材,但这些平凡无言的静物一经其笔,就被赋予了性格,充满着生命和意趣。这不仅由于他善于从这些平凡的物象中发现不平凡的美,更由于他的水彩画具有鲜明突出的个人风格:国画的笔法,油画的色彩,素描的基础,诗的境界;把东西方绘画艺术的技法巧妙地结合起来,融为一体,独树一帜。他为水彩艺术展拓出一个新的境界,实在令人不能不刮目相看!

  请看这幅《玫瑰》,大红的背景出奇的浓艳、稳重浑朴,衬托着轮廓清晰的白色花朵,显得对比强烈、变化微妙,极醒目、新颖,又清气豁然,加之干湿并用的笔法,体物入微,一下子把人带进一个鲜明深邃的境界,极有魅力。他画的是落花,虽呈凋残之势,却仍绮丽多姿,别有一番令人爱怜的情趣,仍可引发出对古诗花落春仍在的联想,表达了画家对这种美好生命的饱满感情,耐人寻味。

  《篮子、大蕉和梨》,构图取势简洁生动。画家以疏逸纵姿的笔法,刚劲挺拔的线条,单纯朴实的色彩勾画出这些生动、丰满的物象。其勾勒皴擦、笔情墨态,分明而不浅露,浑厚而不模糊,有融为一体之意,具圆和流润之神,既继承了中国绘画去华存质、美中之藏的长处,又不失西方水彩画写实的特色,高度真实地体现光、色、形、体的认识。惟因其晚年变法,这种几乎不涂阴影、近乎平面的处理,以及圆中有方、方中见圆的造型手法,加上鲜明的色块和有限的色阶所造成的色调的力量,才看似平易,其实精纯。这种独具特色,极富有现代感的画风,的确扩大了水彩画视觉感受的领域。而画家一生勤劳俭朴的美德和淳朴正直的个性,则与画中为普通人所耳濡目染的亲切乡土气息息相通,使画幅不仅能激发人们对生活的热爱之情,而且让人们从中得到一种意趣高尚的美的享受,陶冶自己的情操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