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的一系列西藏题材的作品在表现宗教背景下的藏族同胞以外

  佛光穿过无边的苍凉,有一个声音幸福安详。清晨我挥动白云的翅膀,夜晚我匍匐在你的天堂。生灵顺从雅鲁藏布江流淌,时光在布达拉宫越拉越长。无边的草原放开怀抱,我是一只温顺的绵羊这是一首渴望去西藏的流行歌,富有节奏感的声音里似乎铺满了青草的鲜美和阳光的灿烂。这样的心情陈钰铭早在十几年前就曾有过,而且很快让梦想照进了现实。他的一系列西藏题材的作品在表现宗教背景下的藏族同胞以外,还把视角转向了在这片土地上生存的更多人群,比如这幅《有阳光的草地》,则是展示了藏族妇女的生活。

  在西藏不仅到处摇曳着五彩的经幡和旋转的转轮,还有丰盈的草地和澄净的阳光。自然与神灵构造的这一方沃土,造就了藏族人的憨厚、坚强、朴素和虔诚。他们世代生活在阳光和草原的怀抱里,感受着生命的质朴与顽强。在这幅作品中,画家以写实和写意结合的笔墨,描绘了藏族女性的日常生活。画中的人物,无论是中老年妇女、少女,还是儿童都显得很生活化,她们在有阳光的草地上和谐地聚集在一起,充满温馨融洽的生活气息。画家不追求表面的浮华,而是在展示真实生活的基础上,注重挖掘人物淳朴、自然的内在美。也许高原的太阳晒黑了她们的肌肤,雪域的劲风吹干了她们的面庞,但是只要有阳光和绿萆的存在,就会有生活的希望和明媚的未来。他们在艰苦的生存环境中,学会了坚强和隐忍,学会用勤劳的双手创造幸福的生活。当然她们更在意真挚的亲情,就像这阳光和草地,为她们带来了世间的温暖和生命的绿洲。如果说神秘的宗教为她们铺设了心灵的牧场,那么现实的生活则为她们展开了温情的一面。她们像高原上的格桑花,任凭风霜雨雪的洗礼,在岁月的磨砺中自由地绽放。这不正是藏族女性的人性之美吗?它不表现在容貌和服饰上,而是发自内心的使然,带着母性的慈爱、女性的柔韧,映现在有阳光的草地上,渐渐化作一个民族的性格轮廓。

  画家对人物的塑造是具象写实的,刻画深入,形神兼备,但背景是抽象的,对牦牛和草地的描绘颇为写意,充分运用了色块的明暗表现,强化了光与色的表现力,突出了画面的氛围特征。他擅于从黑白块面的构成中汲取力量与气势,意在表现藏民与命运抗争的精神,与自然相争相融的人生态度,使画面具有强烈的时代性和精神性。另外,他在用线条勾勒人物和物象的轮廓以外,更注重色的渲染,通过浓淡干湿、虚实相生营造淋漓的水墨意味,在造型和笔墨之间找到了极为恰当的融合点。

  画家这种风格的形成,深蕴着多年扎实的素描和版画功夫。同时,在笔墨和画面构成方面,也吸收了雕塑和版画中丰厚的团块结构特色,在黑白的冲突中透出分量和力度,用以表现画面强烈的力量与气势。虽然他的画作从其他艺术门类得到了灵感的启迪,但是却始终未曾脱离水墨画的传统根基。比如他摆脱了单纯被动再现客观的西方素描式描摹,将素描和写意有机融合在一起,在把握人物造型的基础上,最终进入到传神写意的水墨境界。

  在这一点上,画家通过综合多元化的审美要素,并添加了自己的理解和感悟,慢慢形成自己作品的风格体系。尤其是在西藏题材的人物作品中,他不仅在精神上追求个性鲜明的造型,而且还通过黑白块面的合理使用,增加了色彩对比的强度,从而加大了画面形象的力量感,并借此达到渲染画面氛围的目的。画家在强调对比的同时,更着意画面局部和细节的描绘,从笔墨到线条、从形象到背景更趋向平静缓和,常常融入了生活的气息和人情的味道。因此可以这样说,他的西藏人物画是成熟笔墨和精神创造的高度凝结,体现了画家日臻完善的审美理想。

  西藏那片苍茫的雪域,给予画家的不仅是强烈的震撼,还有深刻的热爱,比如那里的奇山异水,那里的大众百姓,以及那里有阳光的草地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