使速写中的人体更活跃、更轻便、更具有生机

  人体之所以受到古往今来众多艺术家的青睐,是因为人体不仅仅只是一种艺术题材,更因为它是一种艺术形式。是由形体、色彩、线条所构成的一种美的形式,这种形式为我们展示了美仑美奂的肢体语言,变化无穷的线条美和生命力的勃勃生机。

  艺术家们运用多种艺术手段来表现人体,籍以表达对人类自身生命力的关爱,或热烈奔放,或沉郁含蓄,用富有表现力的语言,诉说着人类的快乐、幸福、悲伤、痛苦。文艺复兴时期的巨匠们创造了人体艺术的辉煌,把画坛上的神变成了人,人性得到了更多的张扬,人体从古希腊的神话里,来到我们中间,同我们探讨着生命的意义:我们从哪里来?我们是谁?我们到哪里去?艺术家们在不断的重复中寻找答案,在不断地追问中开拓新的创造。在创造的过程中,艺术家们留下了大量的人体速写,为我们探寻艺术家的创造轨迹提供了第一手的材料。因为这些速写,生动而毫不掩饰地记录了艺术家的创作状态,而正是这种放松的状态,使速写中的人体更生动、更自由、更富有生命力,晃动在我们眼前的,已不是一个个具体的人体,而是一个个精灵。金松是一个卓有成就的人物画家,我相信他对此一定深有体会,否则他是写不出这样很有见地的文字的。

  金松平时好学深思,他不仅画,而常想为什么这样画;他不仅教,而且常研究怎样教才更好。他剖析大师的作品,善于从中汲取营养,他自己不断勤奋的画,善于运用他最擅长的线条语言;他认真地教,善于从理论上来归纳总结。因而他关于速写的论说有理论有实践,有规范有创造,正如他自己所说,是二十多年来从事人物画和人体速写教学研究的经验积累。更难能可贵的是,金松是位中国画画家,他将中国画的美学理论结合到人体速写教学中来,以气韵求其画,使作品的品味更高一层,以气韵来解析人体速写中的线条表现力,在形式感的发掘中就更深了一层,这种发掘便超越了人体速写本身。金松以他的理论与实践,回应了我们前面所论的主题,人体不仅仅是一种艺术题材,更是一种艺术形式。我特别喜欢金松用指墨画的人体速写,自由自在的挥写,富有表现力的线条,夸张的形体,紧扣着生命力的表现,对于人体速写来说,还能奢望给予我们更多什么呢?

  (吴宪生:中国美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