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有笔墨才能表达对故乡的思念

  温暖的阳光洒满亲厚的村庄,普照着田野、乡园和水塘。水塘是鱼和蛙的故里,是鱼和蛙的水梦,波荡着无尽的天光。

  乡园的蓬林是迷网的依念,故乡的田野令我不断张望。

  根路、根坡、根地是走不完的想往,是生命的经络在延伸、延长,那么多的树和树林透露着深切的感念和意象。

  远处的大山,环绕着村子的清流缓缓地拨动着琴声,水洋洋洒洒通向长天更向外面流浪,我总想把我笔峰接上浪任挥扬,墨在清流中自由幻化保留着乡里丰厚的珍藏。

  故乡的记忆,只有用笔墨,只有以点线才能体现内心对故乡的深情,只有笔墨才能表达对故乡的思念。所以以笔墨拾记忆才能体现对故乡如丝如线的缠绵情肠。

  记忆中的老屋如同神灵。

  祖母的纺车在菜油灯的照明中将整个房屋转动在天上,伴着月亮的幽光频频作响,纺出的线是那样伸长竟围着长天转悠紧裹着不放,苍天成了祖母的线坨在时空放张。

  我的笔墨一经接上祖母纺车的线头便能扑洒苍天自由飞放。

  思念老屋似乎能神焕我的心灵,祖母纺车的纺线却能丰盈笔墨的锤炼,使我的性灵得到永益的慈养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