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然见南山

  李良君,余之挚友也,出身农家,生活深厚,后又入美院,专业坚实,随阅历坎坷,并未沉沦。李君长余一岁,其人儒雅忠厚,柔中寓刚,曾同供职于群艺,一室对坐,同议公务,共研画艺,潜心耕耘,以画为娱,谈天说地,怒斥时弊,清茶一杯,澄澈见底,互勉之长,互鉴之短,戒奢以俭,竭诚以待,乃真君子也。

  丁亥初夏,空清树绿,李君欲出画集,邀余观画,见佳作甚丰,互吐真言,嘱余评说,难负重托,细细品味,心境愉悦,但无词咏诵,唯借郭熙《林泉高致》之文,舒余胸怀:春山淡冶而如笑,夏山苍翠而欲滴,秋山明净而如妆,冬山惨淡而如睡,画见其大意而不为刻画之意又如陶渊明诗句暖暖远人村,依依墟里烟,狗吠深巷中,鸡鸣桑树颠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,山气日夕佳,飞鸟相与还简言之,李君画作,平川幽静情远,山峦浑厚沉雄。品评画作,气韵为先,气韵者,风气韵度也,即人之才能知气质之总和,画品即人品,气度不同,画品各异,虽可学,
不可及也。业即付梓,略写文字,敬颂教祺。

时年丁亥初夏,愚弟王氏树生拙笔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