竟积作品五十余张要开展览了

  忽一日,长江突然半脸严肃告诉我,他要做一个展览,嘱我撰文不少于一百字说说他的画儿。

  我与长江同事十余年,对他所知算是较一般人多些,长江七九年入美院距今三十二年,算得上老美院了,仅在壁画系任系秘书已十八年。眼瞅他数次搬家,愈搬愈远,每天风雨无阻,长途奔袭来美院上班。手脚并不见快,但总能有条不紊把办公室工作处理得井然有序。心中不由生出几分感叹,到底是老美院!

  长江不抽烟不喝酒,工作之余有大把时间,我曾是劝他闲来涂抹几笔的始作俑者。

  几年过去,没见长江声张,竟积作品五十余张要开展览了,这些作品大都是他课余,饭后外出旅游及带学生下乡随手急就而成,细看恣意纵横,信笔所至,竟各自成立,色彩上既客观又主观,多有表现意味,用笔松动自然,暗合章法,让人不由刮目相看。想想长江在美术圈内浸泡三十余年,是杯白水也应该味道日浓了,更何况近几年留心绘事,手眼并用,而心中并无太多拘束,直抒胸臆,便画意自生了。我诸事繁杂,从绘事也几十年,手头所积作品尚不够开一展览,二零一一年长江首开展览对我是鞭策也是激励。穿鞋的没跑过光脚的,我得追他!

​  在让人充满期待的二零一一年,祝他首展成功!

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教授

王颖生

2011-1-7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